梦之城平台-首页

                                                      来源:梦之城平台-首页
                                                      发稿时间:2020-05-31 10:03:53

                                                      根据民法典草案规定,具有重婚、与他人同居、实施家庭暴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或有其他重大过错情形,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

                                                      为此,她建议在该条款中,对“重大疾病”的定义以及认定“重大疾病”的机构作出规定。

                                                      为找寻和验证哪些中药对此次新冠疫情防控有效,钟南山院士团队对四十余种中成药和中药方剂进行筛选,这些研究(包括病毒抑制试验)为临床试验研究的开展奠定了重要理论基础。在药物筛选过程中,研究者证实了连花清瘟胶囊等中药对2019-nCoV感染引起的细胞病变具有良好的抑制作用,具有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活性,减少病毒含量的作用,并能显著抑制炎症因子过度表达。此研究发表在药理学界主流杂志Pharmacological research上。基于这一发现,钟南山院士联合张伯礼院士、李兰娟院士等中西医临床专家,启动了连花清瘟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前瞻性、随机、对照、全国多中心临床试验。该研究在全国定点收治新冠肺炎的20余家医院展开,考虑到疫情防控的紧迫性,无法进行双盲;专家组讨论后决定采用在有限条件下的最客观随机平行对照试验设计。

                                                      离婚后关乎子女的抚养、探视问题,民法典草案也作了相关的规定。离婚后,子女由一方直接抚养的,另一方应当负担部分或全部抚养费。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母,有探望子女的权利,另一方有协助的义务。

                                                      对于这一条款,黎霞建议,修改为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且在离婚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有过错方可以少分或者不分。

                                                      民法典草案第1053条规定,一方患有重大疾病的,应当在结婚登记前如实告知另一方;不如实告知的,另一方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撤销婚姻。

                                                      黎霞认为,离婚后,有些当事人的关系仍难以缓和,此种情况下,抚养孩子的一方,往往以种种手段拒绝另一方探望子女,这种情况下,即使一方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实践中也是难以执行的。“这就导致离婚后,一方既剥夺了另一方的探视权利,又剥夺了子女获得完整的父爱或母爱的权利,容易对子女的身心健康造成不利影响。”

                                                      黎霞表示,婚姻家庭编与每个公民都息息相关,婚姻更是人生的大事。该规定作为关乎婚姻效力的重要条款,应当能够让普通公民一目了然地知道患有哪些疾病必须告知对方,应当通过哪一级的医疗机构或者具备何种资质的机构来确诊是否患有应告知婚姻相对方的疾病。“如果本编不对此作出规定,则普通公民未必每个都具备相应的能力去了解清楚这个重要的问题。”

                                                      案情显示,去年6月,该名被告先后向湾仔警察总部、跑马地分区警署投掷汽油弹,其被捕后还在警署内袭击警员。此前,该名被告承认意图危害人命而纵火、抗拒警务人员执法、藏毒等9项罪行。

                                                      她认为,在以往的司法实践中,有过错方实际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往往很低。而该条规定的是导致离婚的非常严重的过错行为,对于此种严重的过错行为,仅规定过错方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而不规定在离婚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少分或不分财产的话,根本难以弥补其对无过错方所造成的伤害,也导致对过错方的惩罚过低,因而不利于遏制此种严重妨碍家庭稳定的行为。